语死早,文笔训练中
脑洞与产出呈反比
跳坑达人
高中死狗持续停更中

【金士】向光而生

前排提示

  1. 科幻设定

  2. 字数7000+

  3. 私设如山


1.


他的工作已经到了收尾同时也是最关键的时候——脱下防护装备徒手将最后的几个核心零件装回机甲。

幸好一天的磨合足以让他熟悉这架机甲的一切,包括系统运作的规律。

他耐心地等待最佳的装配时机,如同一个即将开始表演的舞者,拿起零件的一瞬间,他的舞蹈便已开始,精准地踩中每一下节拍,利刃之上,他的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穿梭在齿轮之间,直到一曲终了,他这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

卫宫士郎按着几欲抽筋的手,弯着腰缓了许久才...

【茂灵】理想伴侣

前排提示

1.(非正常向)哨兵向导设定

2. 年龄操作

3. 文不对题系列


“真的是麻烦你了,灵幻先生。”年轻的顾客对着灵幻新隆鞠躬感谢道。

“没事,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坐在椅子上灵幻新隆握着口袋里露出一半的手机低头悄悄看了一眼到账短信,马上职业化笑道,“如果以后还有问题来找我就行了。”

“那我就不打扰灵幻先生了。”顾客又鞠了一次躬,转身离开。

手刚要碰到门把手,门先开了,握着门把手的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身上皱巴巴的黑色校服在阳光下倒映下一片阴影,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在寒冬中散着热气,脸也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像是刚跑过来的,顾客一愣,...

【魁拔】 永远的输家

前排提示

  1. 幽弥狂中心向,魁拔戏份略多我的锅

  2. 魁拔之书里的世界观还没吃透,会有BUG

  3. 好想看魁拔四啊(躺——


他们都认为他疯了,因为他那不时的疯言疯语,可他们依旧委派他为灵山军夜袭小队的首领。而他不知不觉间为魁拔砍杀的敌人也早就超过了从前他刀下灵山军的数量。

有时幽弥狂也觉得自己疯了,他和魁拔他们本应是至死不休的死敌,但他竟听从了魁拔的话做那什么小队首领——说要打败魁拔报仇都是屁话,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根本赢不过魁拔——永远都不可能赢得过。

魁拔很强而且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强大,似乎他生来便该得到这种力量,这种可以毁灭一切,却...

【茨酒】命中注定

第六章

大名们似乎是用了能吸收妖力的阴阳术。安倍睛明在治疗酒吞童子时发现,他体内残存的妖力连一个蝴蝶精都比不上,而且丝毫没有增加的趋势,反常至极。

趁茨木童子给酒吞童子那汤药的空档,安倍晴明仔细地探了探,却在酒吞童子的脖子上看到一个清晰的咬痕,上面还有残留的妖力,应该是平时将它隐藏起来了。

如果这是在一个Omega上还好说,可它,却在一个Alpha身上,而且还是大江山的鬼王—安倍晴明赶紧停住自己不受控制的联想,静下心来,继续检查,果然在酒吞童子体内发现了另一股奇怪的力量,它静静地蛰伏在酒吞童子肚子的地方,压制住了一切想要滋生的妖力。

安倍晴明犹豫了一会,思考着与这股力量相触对酒吞童子的...

铁打的光棍婶婶,流水的刀剑cp(八)

小狐三日篇

到底还是小孩子性子,藤四郎们在三日月宗近围了一会儿就马上散开各找乐儿去了,只留下老人家一人,却也是让他轻松了许多——毕竟欺骗小孩子太有负罪感了。

三日月宗近坐在草地上抱着小狐丸享受着难得的春日美景。

小狐丸翻了个身露着肚皮继续晒太阳,不知不觉在这宁静中砸吧着嘴睡着了。

手下是柔顺而温暖的触感,三日月宗近低着头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铂金小狐狸思绪渐远......

三日月宗近不仅在年龄上是老人家,在本丸里的时间也是老一辈了,初期就被锻出的他在本丸里是响当当的“劳模”,在锻出其他太刀之前,他是既当爹(出阵),又当妈(照顾藤四郎们),按审神者的说法就是能在早期就锻出他是他有生...

【茨酒】命中注定

第五章

安倍晴明其实早该想到的,以这些大名们的性格,他们是不会全然信任地把找回千金的事交给他的。
一个无时不刻地忌讳着他与众不同的血脉的人怎么可能放心将亲生女交给他呢?!
可让他奇怪的是他们是怎么找到能束缚住酒吞童子的阴阳术的。
......
密密麻麻的符阵被刻在地面上,其中所蕴含的灵力强大到具现化成了凌厉的金色丝线,拔地而起,交错穿过红色妖怪的身体。
穿心刺骨的剧痛让红色的妖怪之主忍不住发出了非人所拥有的刺耳吼叫,夹带着妖力的气流自身体中心爆发,地面瞬间支离破碎。
但这一切都被阻挡在了一个蓝色的光罩之内,这是阴阳师们合力做出的最强术式——也是限制红色妖怪的最大阻力。
猩红的血雾在红色妖怪身上不断绽开,飘...

【茨酒】命中注定

第四章


安倍晴明一愣,没料到酒吞童子竟会提起这件事,而他也确乎是忘了自己怀中那枚来之不易的枫叶,那承诺也自然是一同抛之脑后了。

“怎么,红叶给你时没告诉你要物归原主?”酒吞童子嗤笑了一声,“还是堂,堂,京都第一阴阳师连这都忘了?”


确实是忘了,安倍晴明不自在地摸摸了鼻子,干咳道,“红叶姑娘有叮嘱过要将枫叶还给你,是我在匆忙之中忘记了。”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枚橘色为底红边镶嵌的金属制枫叶。

 酒吞童子在大江山称王已久,已算是真正的一方之主。可酒吞童子又是不喜欢被约束,喜欢游走于四方的性子,于是就在大江山下了一个结界,防止有妖怪来滋生是非,他也落得一个清闲自在...

【周翔】 无题

孙翔转过两次会。

第一次他带着最佳新人的光环,风光无限地进入了荣耀豪门战队——嘉世,并马上就接手了所有荣耀迷心中神话般存在的斗神一叶之秋,握着那张分量十足的账号卡孙翔曾以为这将是他开创荣耀新辉煌的起点。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嘉世战队于第八赛季淘汰出职业联赛,第九赛季在业余队挑战赛决赛中败于兴欣战队,嘉世解散。

一瞬间,作为取代了叶修成为嘉世队长的孙翔遭道了前所未有的舆论攻击,比他转会接手一叶之秋时更甚。负面消息如潮水般淹没了在屏幕前的他。

孙翔只不过是个空有手速的空皮囊,除了第八赛季的最佳新人他什么都不是,一叶之秋在他手上真是浪费了——他们在网络上这么说着。

几乎是一秒内就关掉了网页,孙...

【茨酒】命中注定

第三章

傍晚时分,万物休寂,只有残霞映着农作一天归家的农夫,脚下长长的影子在他们还未到家前就已早早地攀上了家门,一直延伸到在院中玩耍的孩子。
视力颇好的农夫一下子就瞧见了站在一旁逗自家孩子玩手上的金纹手帕。
心里怀着疑惑在后门放下农具后农夫就直接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在剥蒜瓣的小姑娘见到来人立刻丢下了手上的活,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阿爹,你回来了!你知道吗,今天家里来客人了,穿的都可好看了,据说是京都的衣服,上面绣的花就跟真的一样!”小姑娘伸手在空中比划着。
“是吗......”农夫想到了小儿子手上那块看上去价值不菲的手帕。
“臭丫头,小小年纪就知道关心这些不中用的东西,还不快点给我弄点蒜,我马上就要用...

1 / 2

© 蓝苏 | Powered by LOFTER